作家夏坚勇: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

- 编辑:admin -

作家夏坚勇: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

近日,著名作家,原江阴市文联副主席夏坚勇沉潜数年创作的新书《绍兴十二年》,一经面世即得到文学界和读者的普遍好评,被誉为近年来难得一见的长篇历史散文杰作。前天江苏作协在南京举办了该作品的创作座谈会。夏坚勇曾因散文集《湮没的辉煌》与余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一同被学术界誉为“双璧”。他为人低调,勤于笔耕,采访中夏坚勇表示,“好东西是聪明人下笨功夫做出来的。” 扬子晚报记者 蔡 震他磨砺十年力图穿透历史迷障“杀,还是不杀?这是一个问题。杀,为什么是岳飞?”夏坚勇的《绍兴十二年》以这样一个悬念作为开头,无疑给读者带来一种阅读的兴趣。他告诉记者,最初触发他写这本书的动因,是为了追问宋史中一个很简单的问题,那就是宋高宗为什么一定要杀岳飞。因为要写一些历史题材的文化散文,夏坚勇对宋代的史料有所涉历。他发现,宋高宗决心要杀岳飞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,夏坚勇认为,像赵构、岳飞和秦桧这样的人物,千百年来已经被标签化、符号化了,而《绍兴十二年》这本书就是力图穿透历史的迷障,从史料的蛛丝马迹中探寻人性的多面与复杂,厘清和复原历史事件本身的丰富性以及相互之间的勾连。记者了解到,《绍兴十二年》是一部磨砺十年的作品,节选本去年曾在《钟山》文学双月刊发表,引起文坛广泛关注,江苏文艺出版社近日推出新书,让不少读者感到阅读的“快感”。他的书可以媲美《清明上河图》夏坚勇认为,宋代文化的特征主要是市民文化。套用狄更斯《双城记》中的话: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经济文化的繁荣与尚武精神的沦落混搭在一起,成为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两种色调。为了尽可能地在作品中再现一个王朝的气象,写出社会生活和文化的厚重感。夏坚勇爬梳材料,解构细节,洞察隐秘,为读者细笔勾勒出一幅文字版的临安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全息图谱,可以媲美《清明上河图》。无论是波谲云诡的政治斗争,还是勾栏瓦肆、引车卖浆乃至风月男女等等市井百态,夏坚勇像一位细心的导游,把读者带进历史事件的波谷浪尖,体验悲喜交加的人间活剧。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”,夏坚勇说他不能在故纸堆里爬行,必须思考。比如,南宋绍兴年间相权专政,文网高悬,文人士大夫的风骨土崩瓦解,出现了一股以颂圣诗文争相献媚的热潮。他在书中大胆挑明观点,对此也进行了深入的剖析,对那个文风败坏、价值崩溃的时代进行了尖锐的抨击,对当下也具有一定的警示意义。他开创式地写出了坏人的逻辑相比“演义”、“戏说”、“水煮”等哗众取宠的史书写作,夏坚勇着力于在笔下呈现历史的诗情与哲理,还原当时的时代氛围,追逐人物的心路历程,从而走向一个更为深广的历史时空和精神世界。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吴义勤认为,以大散文这种非虚构的写法来写史书,体现出了夏坚勇历史叙述的功力。省作协主席范小青觉得阅读此书有一种紧张感,“平和中,隐藏着刀光剑影。”她认为,《绍兴十二年》是一部有张力,有质感的好作品。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彭学明认为,夏坚勇对历史没有如“剪刀手”那样进行简单地“拼图”,而是把“碎片”进行串联,赋予了历史鲜活感。作家潘向黎认为,《绍兴十二年》有扫盲的意义,“值得关注的是夏坚勇在作品中大胆地写出了秦桧等一帮坏人的逻辑。史学家只能写他们的所作所为,而文学家恰好可以来补全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